籽言

深度魏卢患者,蓝雨厨
双黄好吃
深爱孙尚香

「孙尚香x刘禅」论大小姐如何制服小霸王

#孙尚香和刘禅的母子日常(?)
#论熊孩子睡眠的正确姿势

“从前有一个公主,在大婚时被一条巨龙抓了去,王气极,布下皇榜邀天下有勇之士前去营救。”孙尚香被刘备刘禅这一大一小吵得没法,只得左手端着本杂事册子哄刘禅入睡,可是都三五个故事了刘禅眸子还睁得好大,一眼扫去就知是一丝睡意也无。她暗地里翻个白眼,心里暗自不忿,呵,父子俩合起伙来整我?

“公主在巨龙手里吃的饱穿的暖,却因没有玩伴而日益消瘦,巨龙喜欢亮晶晶的东西,公主出嫁之时衣上挂着晶莹的玉珠,头上坠着金灿的步摇,尤其是一双眼睛闪着名为希翼的光…”读到这儿时,孙尚香脑中有主意一闪而过,接着便不怀好意的笑了,兔崽子让你这几天仗着我不能打不能骂闹得我不安生,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

于是她扭过头去看向刘禅,对上视线的一瞬收敛了笑意,阴恻恻地开口“就像这样哦,巨龙最喜欢收集这样的眼珠子了。”看到刘禅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心下得意面上却不显,低头移了移身子遮住油灯散出的光线,墙上映出一个黝黑的影。

“说不定巨龙就在来的路上。”

“它顺着光线过来,寻找着明亮的眼珠带回去装饰美丽的大殿。”

“我…我要睡觉了,关灯!关灯!”刘禅语气里略带命令,不过孙尚香这时可是一点儿也不在乎了,如愿以偿的弄灭了油灯,想着刘禅平时看着一副小霸王样,没想到还会被这个吓到,于是隔着被子轻拍,“别怕,这下闭上眼睛巨龙就不会再来了。”…

回到房间伸个懒腰,孙尚香心满意足倒在床上,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想着故事还没看完心里直痒痒,伸手将书够过来,“最后巨龙为了让公主重新变得亮晶晶就又把人给放回去了?”失望地“嘁”了一声将书往身旁一扔,拽过被子准备睡觉。

“果然是小孩子看的东西。”

蓝牙耳机(全)

#个人更偏向于黄右吧,不过这篇没有太在意谁攻谁受,在都在一起了何必在意呢
#拖延症晚期总算写完了,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一件故事的开始,总是要有原因的,例如蓝雨粉和微草粉的相爱相杀,又如围绕在兴欣粉和嘉世粉之间微妙又尴尬的气氛。而现在我所要讲的故事,则是由蓝雨和轮回一场普普通通的友谊赛引起的。
    周泽楷凑到黄少天身边歪头看看那人熟睡中的侧脸,轻手轻脚的去拿起桌上蓝黑相间的耳机戴到耳朵上听了半晌又沉默着放回去,眸子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沮丧,什么也听不到啊…
   【为什么只有他能听到呢?】周泽楷乖乖趴回沙发上认认真真的思考着一切关于这耳机的细节。

    那是一场发生在冬季的友谊赛,比赛结束后黄少天用着非常痛苦的经验来告诉大家,不能在天冷的时候用耳机,长长的线摩擦起电,弄得黄少天耳朵一抖一抖直哆嗦。周泽楷瞅着黄少天在那儿挺着只觉有趣,可能是轮回经理白日里对于战队之间感情培养的促膝长谈起了作用,周泽楷走上前去拍拍黄少天的肩膀指着他的耳机轻声说“蓝牙,不疼。”
    黄少天用了两秒的时间来消化周泽楷主动找他说话这件事情,又用了两秒时间来自行翻译这句话,前前后后四秒就搭进去了。
    周泽楷一直以为黄少天这四秒都在用来翻译,本来嘛,四个字,一字一秒,多平均。黄少天可不承认,“本剑圣是这么笨的人么!我那是受宠若惊!你说说,枪王大大,我最喜欢的男人主动来和我说话,还不准我反应一小会儿?这也太霸道了吧。至于你说的话,我一下子就翻译过来了,哼哼。”这段话的时间是在友谊赛的几个月后,那时的黄少天和周泽楷已经确立了恋人关系。
    而现在……“啊?哦!对啊!哈哈哈我怎么没想到呢,不过这儿附近有卖蓝牙耳机的么?不然等我回宾馆用淘宝买一个得了。诶你要么?给你带一份啊?”既然黄少天直接定下了回宾馆再买的决定,周泽楷也就不再多说,沉默着摇摇头“谢谢。”话真多。
    黄少天可不知道周泽楷的腹诽,只觉得轮回这个队长关心前辈又有礼貌,对周泽楷的好感度升得跟夜雨声烦的剑速一样快。
    把蓝雨一行人送到宾馆后周泽楷回到宿舍,刚刚洗完手脸就听手机“叮当”一响,屏幕上弹出一条信息:
夜雨声烦:睡没睡没睡没?哪个好看?
夜雨声烦:诶你在不你在不?等回来了记得帮我看一下告诉我啊。
一枪穿云:?
夜雨声烦:啊啊啊啊!网太慢了!图还没过去!
    最后黄少天买了蓝黑色的,其实他更喜欢黄白的那个,也不知道怎么就听了周泽楷的话稀里糊涂就拍了蓝黑色的那款。
……

    很正常的经过。周泽楷挠挠自己的脑袋对这个世界第一次产生了怀疑,从而连带着一切事情,包括黄少天也产生怀疑。
   “怀疑是一场恋爱告终的开始。”喻文州。
    黄少天翻了个身,嘴张得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真不想起啊……哟,枪王起得挺早啊,一个午觉我怎么就睡到晚饭了呢,要不要去吃点什么?”语毕收拾好穿着捞起桌上的耳机戴上。
    根本就没睡。周泽楷静静地坐在那儿听完然后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好。”
   “小周你怎么没睡啊,是最近做噩梦么?还是没有本剑圣抱着睡不着?你趴会儿别起了我去做饭。”
    又来了。周泽楷无力的扯扯黄少天衣袖“不想睡。”总是这样,只要自己口不对心他总是能通过那个耳机听见,而自己却什么也听不到。周泽楷目送始作俑者的背影,和那天一样。

    耳机邮到的那天恰巧几个战队的正副队们聚到轮回这儿来商讨事情,讨论完周泽楷就被拉着去陪取快递。    
快递点正好在两人住处那两点一线的中点,拆完快递黄 少天直接就戴上了,还挺好看,周泽楷赞许的点点头。
    东西也算是取到了,两人挥手道别之后背向离开,周泽楷想着黄少天的背影有点伤感,蓝雨今天就要回去了,下次见面估计又得等几个月后了。一口气还没叹出去肩头便被人拍了一下“怎么着?舍不得本剑圣啊?你可以来G市这边打打友谊赛嘛,我记得好像说你挺喜欢客场比赛的。记者不会太穷追猛打,不过你要是再来我们可不会像上回那样输了!”
    吓。
   “很好奇啊对不对,我也很奇怪诶,耳边忽然就有你说话的声,你告诉我舍不得我,然后我就过来了!。”

    现在想想,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的进行,两个人因为这件事经常在一起研究耳机,然后……在一起。
    自从在一起后两人就很少去研究耳机了,黄少天几乎时时刻刻耳机不离身,周泽楷不开心,他不喜欢被人这样窥视自己的内心。可是每次看到黄少天笑眯眯的眼睛,他都会把自己的想法咽下去,而在黄少天回身的下一秒重新想起。
    黄少天的笑容是有魔力的,周泽楷这么认为。

    黄少天喜欢吃白菜馅包子,周泽楷更喜欢黄少天馅包子,每每梦中醒来都会捏着黄少天鼻子。最喜欢看着黄少天眨巴眨巴眼气愤的鼓起腮的样子,然后一口咬上去,香甜的味道。
    既然是恋人,两人之间自然是有那甜蜜的小日常,比如每天早上先起来的总会送给对方一个早安吻。
    早安吻之后周泽楷给黄少天掖好被角,悄声悄气的下床穿好衣裳,在床头的小白板上留下出行的消息。
    周泽楷要去找的是王杰希,还没成为正式选手之前他就听过王杰希的名号,魔术家、算命师。本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原则,周泽楷决定去问问。
    王杰希沉默了。
    周泽楷觉得王杰希的沉默很好,只要他没有一脸惊奇的问这是不是瞎话就靠谱。
    但其实王杰希的内心是崩溃的,甚至他能感觉到心中的呐喊——你在逗我?!但想想周泽楷的性格,觉得这应该不是什么恶作剧,如果轻易开口说出些什么失格的话打击到他了,别说轮回不会绕过自己,就光是黄少天那张破嘴就够呛。斟酌再三的后果很简单,
   “你详细说说?”虽然不是什么四大心脏,不过姜还是老的辣,王杰希自然知道怎么能把周泽楷堵死。
    不过这次王杰希可低估了周泽楷的决心,当晚,qq“叮当”响了两声,便接收了周泽楷写着事情起因经过的word文档。即使不知道为什么一个耳机会有这样的功效,可王杰希断定这件事儿跟黄少天脱不了关系。
    人家小两口的事儿自己掺和进去也不好,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猫腻,王杰希思索几番给周泽楷回复了洋洋洒洒一大段话。那意思大概就是,小周啊,你也别着急,耳机是在网上买的就去问问卖家(客服基本上都很萌的),最好还是跟黄少天一起讨论别一个人瞎琢磨。反正就是一点儿实质性的建议也没提出来,周泽楷又不傻自然看得明明白白,明明白白也没用,也不能拿刀逼着王杰希。枪王大人心里有小情绪了,线上练习一言不合就找人单挑,可苦了轮回的一众人,这个单挑一点教导意味也没有,是个人都看得出来是在泄愤。
    当晚江波涛皱着眉头思索了十分钟,拿起手机拨通了周泽楷的电话。听筒里响起了情形之外却也意料之中的声音,“哟!江波涛啊!小周洗澡呢你有事可以跟我说我给你转达,当然太麻烦的事情就别说了等他出来再让他给你回电话。”
   “没事,找你也行。”黄少天一愣,听到话筒里的声音继续响起“小周今天很不对劲,你们是…发生了什么?小周是轮回的队长,你们……”江波涛斟酌着话语想要再说点什么,却被黄少天一口打断“怎么会有事儿呢,啥事儿没有!我们可是一直在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夏休期一结束你们的队长一定完整的回去。放心吧,你们队长的小情绪我一定会安抚好的。”……
    挂了电话黄少天疲惫的按压着太阳穴,周泽楷的不安他早有察觉,那又有什么办法?察觉和解决是两码事,他也解决过,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用,黄少天幽幽地看向浴室门。
    周泽楷一出浴室便对上黄少天的目光,时钟上秒针一步一步挪着,房间里有着不自然的凝重。

    一件事总不能在心里憋太久,积得越深爆发越大,无论是话唠如黄少天还是话废如周泽楷皆是如此。
    黄少天和周泽楷又有不同之处,少天很少把事情压在心里,有什么事情什么疑惑当场就说。而周泽楷不然,他更习惯把疑惑都小心翼翼的藏好,自己去寻找答案。
    不可否认黄少天在这件事情上是卑鄙的,他利用了周泽楷这一弱点借着他的疑虑无声把人绑在了自己身边。其实黄少天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对于这件事情他的态度是无所谓的,反正又不涉及到什么利益关系,他只是喜欢周泽楷的同时获得了一个能和周泽楷在一起的契机而已。
    这是上天的安排,黄少天是这么认为的。
   “洗完啦?在那儿站着干嘛来坐啊,要不要看电视?苏妹子推荐了一部据说是票房大卖的电影说是挺适合我们的,一起?”黄少天总是打破平静的那个人,但这次屋子里的气氛让他的话语也带了一丝小心翼翼,第一次在打破冰面的时候会害怕惊扰水里的鱼。
    这微操,一般人还真是干不来。
    陷入了恋爱的剑圣也不过是一般人罢了。
    周泽楷摇摇头,也不过去,就站在浴室门口胡乱地擦着头发,水珠甩得满地都是。
    电视机是黄少天刚刚胡乱播的戏曲频道,“吚吚哑哑”的声音惹人心乱,红色的关机键被轻轻一按,世界清净了。
    黄少天摩挲着耳机,在周泽楷复杂的目光中始终没有勇气带上。
    在几天以前黄少天就已经很难听到周泽楷心里所想了,耳机里开始出现“沙沙”的电流声,如果两人可以探讨一下就会发现这个杂音出现的时间正好是周泽楷对黄少天不信任的开始。
    可是他们没有。
    到底是没有结论的,那天晚上最终以黄少天的拥抱告终。
    当清晨再一次来临,两人开启了某种其他人无法理解的模式,一切和平时一样,只是少了视线接触时眼中流露的甜蜜。
    这是一个说长不长的故事,黄少天写了出来发给店家,这和某个算命的倒是不谋而合了。
    卖家表示他什么也不知道,卖出了那么多商品,神奇如厮的还是头一个。不过在黄少天问及杂音时,卖家说了一个彻底粉碎他希望的话,
   “既然你听不到,那估计就是对方打心眼里不想让你听到了呗。”
   “什么意思?他原来也不想让我听到啊不是么!可是原来即使他喜欢这样我也能听到啊!”

    两人最后一次不以战队为目的的见面是在一个咖啡馆里,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这个咖啡馆里的人比较少。
黄少天是带着耳机去的。
    ——他原来心里有你,你在他心里自然什么都能听到。
   “周泽楷我昨天去找卖家谈了,卖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信我好不好?”
   “嗞……以前不问…嗞…信?”
    周泽楷没有开口的意思,看到耳机的一瞬间他就不想开口了,黄少天仔细分辨着他的心声。
   “你不信我?我真的,很喜欢你,我想过要和你一辈子,我想过要把耳机扔掉,可我们是因为这个在一起的,颜色还是你挑的,在我心里它是你送我的第一个礼物,我舍不得啊”
   “…那又如何?”周泽楷开口的瞬间,耳机彻底没了声音。
——如果你都不在他心里了,还能听到什么?
   “没什么。”黄少天看向窗外,勾起嘴角十分放松的样子,“周泽楷,以后可能就要叫你周队长了。”
    一个称呼的改变似乎说明了很多事,周泽楷点点头离开了,有的时候分手不需要说出口,没有谁放弃了谁,恋爱一向是公平的。
    或许唯一被抛弃了的,就是两人之间的感情。
   “真是的,散伙饭还得我请客。”黄少天目送周泽楷远去饮下最后一口咖啡。
   “下次就是场上见啦,周队长。”

备香的日常

#试图出锅
“喂!你去上路那边,我要自己走下路。”
刘备挑挑眉去了上路。
“欸!你去那边打野,别抢我红!”
跑到一半的人听了这句话头也不抬地跑到敌方野区反野。
“……你,你怎么都不生气?”孙尚香胡乱发了一通脾气之后见刘备果真一点反应都没有,一向理直气壮的小脸露出了些许心虚,望过去的目光中带着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忧虑。
“哦?夫人不是不准我生气?”微眯着眼直起身感受红buff加持的感觉,刘备向后一瞥似笑非笑的回了一句。
少年穿着少女新年时给他买的新衣,大红色的帽檐上蹲了一只胖乎乎的小雀,勾起的嘴角带着抹笑意,低声唤起的一声“夫人”顿时让少女羞红了脸。
空气中仿佛泛着粉红色的光芒,一片静谧中刘备脚下的红buff状态消失,二人身侧的石像再一次复活。
“过来,我帮你打红。”
“不要,你自己留着吧!”孙尚香向侧面一个翻滚回到了下路清理兵线,刘备笑着摇摇头心里暗道夫人这般姿态可是少见得很,难道是害羞了?竟然没要红。
刘备高兴地太早。
到底是没忍住,孙尚香去而复返故意抢在刘备最后一击之前来了发点射,带着红buff做个鬼脸翻回下路。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孙尚香不复初见刘备时的谨慎防范,少女特有的稚嫩逐渐显出,由着刘备给包裹起来捧在掌心,手里的重弩和心中的怒火终于不再对准这个已决定要相伴一生的男人。
刘备看着孙尚香愉悦的背影,叹口气,心中忽然冒出来“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念头,连忙收起心神安安稳稳打他的野。
要是让那个大小姐看出来他的神色,不得恼得把他帽子掀喽。
不过…掀就掀吧,自己抱回来的大小姐,哭着也要宠完。
“刘玄德!”
“怎么?”
“石像又好了,你帮不帮我打?”
“当然!”
——只有在你面前,我才会肆无忌惮的赖皮。
——你赖着我吧,我心里欢喜。

若你能陪我一起,真是再好不过。

周翔日常小段子

情人节那天,孙翔和周泽楷起了个早,跑到网游里…“喂喂喂!别让那只兔子跑了!”其实让枪王去打兔子一开始他是拒绝的,可是…周泽楷嘴角一扬,情人节嘛。
这时,旁边有一对情侣路过,周泽楷心情复杂看着屏幕下方附近频道里不断刷出的亲密话语,顺手一把捞过孙翔的腰。“喂…周泽楷你一大早的干什么!”
“秀。”一本正经的表情险些让孙翔骂娘,“我靠!这儿就我们俩!你秀给谁看啊!”
“…"枪王感觉很委屈。
孙翔觉得自己有必要安慰一下这位枪王,毕竟他委屈了最后惨的人是自己,于是摸摸他的头“楷楷~"
周泽楷眼睛一亮,“翔翔…"
“…?!”

为人类,永远地

我们冒雨赶着回程,冰冷的雨打在脸上,是彻骨的寒。

【第57次壁外调查……失败。】

【我班……全灭。】

指尖隔着布料轻触口袋里的勋章,那是他们奉献过的证明,亦是存活过的证明。

【存活过……呵,死了啊。】

垂下眼睑,心里嘲讽着自己刚刚的逃避。

……

雨愈加凶猛脚腕的伤也没有一丝好转,看到身后追来的巨大生物,心头最终感受到了绝望【对不起,佩特拉,我恐怕……就要……失去你了啊。】

……

我看到了她的父亲,眼里充满了信任,一如她当时,“…佩特拉总说您教导了她很多…她还……”努力地,不让自己看到那张年迈的脸上缓缓被绝望淹没的眼。

【佩特拉已经死了啊。】

【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我亲口下令……将尸体推下去。】

……

自由之翼上带着已经干涸的腥红,这是它最后一次染上你们的鲜血。而我将会一直战斗下去,直到——

【为人类献出心脏。】